深圳市整容医院:加强对医疗告知义务的事前监督

深圳市整容医院:加强对医疗告知义务的事前监督完善的法律制度的实施离不开有效的监督机制,鉴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宜设立一个监督组织。我国自1949年开始构建以卫生行政部门为主导的医疗质量监管体系,1999年后我国医疗质量监管体系基本建成。国家层面的医疗质量监管体系已基本建成,为完善国家监管体系相关配套设施,医疗机构也可建立自己的监督部门,《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10条第1款医疗机构应当成立医疗服务质量监控部门或者配备专(兼)职人员,加强医疗工作的规范化管理,改善服务程序,提高服务质量。医疗机构可由行政部门配置专职人员组成医疗服务质量监督部门,由行政部门领导。

医务科的专职人员负责制定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管理制度,对医务人员进行法律培训,强调医疗告知义务的重要性;设立一个患者投诉渠道,行政办公室的专职人员负责向患者发放医疗服务反馈卡,由患者填写意见后再收回,整理患者的意见,提出解决方案,优化医疗服务水平。医务人员在履行告知义务时及时做好沟通告知记录,对于门诊就诊的患者也应在病历中尽量用患者能看懂的方式记录,行政办公室和医务科的专职人员对门诊部和住院部随机抽查医疗告知义务的履行情况,并对抽查情况给予指导与纠正,对告知义务的履行程度进行评价,并能随机抽查上述情况。以此监督医务人员的义务履行情况,确保实现患者的知情同意权。

医疗告知义务是患者知情同意权的延伸,对医疗告知义务的研究既不是要增加医务人员的责任,也不是扩大患者的权利,而是在医患关系中寻找一个平衡点,既能使医务人员充分履行告知义务,也能维护患者的知情同意权,缓和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促进医疗纠纷的解决。本文的主要研究结论如下:《侵权责任法》第55条关于医疗告知义务作出较为完善的规定,完善了告知义务的内容;首次明确了医务人员未充分履行告知义务的损害赔偿责任。

这些先进规定较之其他法律法规进步意义很大。《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件》第13条关于此义务的规定与《侵权责任法》第55条相差无几,《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件》还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88条关于特殊检查、特殊诊疗融合进第13条,对其作出限定。《侵权责任法》对医疗告知义务的规定仍过于原则和笼统,经分析研究将其归纳为以下几点:告知义务的主体没有作出区别规定;告知义务对象不明确;告知义务范围不具体,未对履行告知义务的方式作出规定;未确定充分履行医疗告知义务的标准;对损害责任承担的方式未作分类规定。针对以上不足,本文研究后认为:第一,明确我国医疗告知义务的判断标准是采取合理医师标准和具体患者标准的折中标准,以该标准为蓝本建立一个医患双方沟通交流机制,以此来判断医务人员是否尽到告知义务。第二,明确医疗告知义务分为医疗信息和非医疗信息两部分,并提出细化两部分信息的建议。第三,通过对司法案例分析提出司法审判中,法院应根据具体案件情况审查实质性信息的观点。

提出我国应按照损害的不同类型来规定责任承担方式的观点。法律只能对医疗告知义务作出一般性的规定,不可能穷尽诊疗活动中的所有现象,本文认为我国可以授予法院审判该类案件的自由裁量权,即在不违反法律规定且通过庭审确定是实质性信息时,法官可突破法律规定的告知义务的范围,判决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承担损害责任,但该损害责任并不一定是赔偿责任。通过司法判决完善医疗告知义务的法定范围。医疗告知义务的研究涉及到多个学科,限于本人知识和研究能力,对其研究尚属浅薄,提出了浅陋的观点,许多问题尚未阐述清楚,还请各位老师不吝赐教,使我能在今后的学习中继续研究该问题
关键词:

相关资讯

最新评论(0条)

发表评论